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微博:烦太Fantai

【四月】篮球and咸鱼

主题:习惯

习惯!偏题!是我!

01 篮球

他理了理领带,对着镜子上下拉扯着领口。

不安又期待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原来已经…这么久啦。

他使劲擦拭着眼角,似乎那些细纹就能因此消失一样。仔细看看,抬头纹好像也有了呢。

妻子前几天打扫卫生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找到了已经生满蜘蛛网的篮球,“砰!砰!砰!”他耳边又传来这个声音,恍然就回到了烈日炎炎的午后,在篮球场奔跑的身影甚至浮现在眼前。

他伸出手一挥,又如云烟般散尽。

当年高考落榜,他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就拖着行李踏上打工的路。

害怕与同学相见,他索性换了手机号码换了一切能与高中同学交流的东西。

一个人待着,偶尔会想想当初自己要是可以在努力一把,是不是就能和他们一起上大学了,是不是来不及说的青涩的话语就可以在那个午后斜阳下透过树枝缝隙洒落一地,又悄悄爬上谁的心头。

走的时候,他除了带上行李,还抱了一个篮球,每天放学跑的快的人就去篮球场占篮板是他们约定成俗的习惯,所以他们也习惯走哪里都抱一个篮球。

走的时候,他也如此,习惯性的将篮球放进行李箱,到了车站才反应过来,但懒得放回家,索性也一起带走了。

到出租屋,他把行李打开,尝试着拍了拍篮球,楼下立即传来声声咒骂,他也觉得烦躁极了,自己的未来,青春,都好像这个即将泄气的篮球一样,他把篮球随手一丢,不知道放在哪了,往后想起,也告诉自己不要去找。

“天呐,居然在这遇见你,真是好久不见了!这次同学会定在这里,你可一定要来啊!”

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的人居然是自己的高中同学,他生硬的点点头,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声音突然就堵在喉咙口,出不了声,空张着嘴巴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可他已经不在意这个了。

他尽管害怕,但同时他又无比的想再见到他们,想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如何,当年的志气满满追逐的未来,那些所有的梦想,现在,都如愿以偿了吗。

踏进饭店的那一瞬间,他有些局促,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害怕些什么,或许是自己年老的模样让自己都感到陌生,所以,其他人呢?

是不是,都长成自己不熟悉的样子了啊?

他坐在座位上,周围的人不知在交流着什么,他无法融入其中,无聊的干坐着。

一时间趴在桌子上,竟然睡着了。

“嘿,大路!醒醒!醒醒!”

他被人拍醒,惺忪着睡眼迷茫的看着四周,熟悉的面孔在他眼前,他一时无法分清这是现实还是梦。

他下意识的,又做出那个习惯的动作,站起来想从脚下抱起什么,同时说道:“槽!又睡着了!占篮板了吗?”

抓了个空,他才意识到,不一样了。

“二虎子去了!”

有人也跟着习惯性附和着,大家开始大笑,笑着笑着,他突然就哭了。

二虎子在前年因为意外事故,死了。

他啊,从来都是下课跑的最快的一个。

阳光透过玻璃,晃得他有些难受,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好像又响起了。

02 咸鱼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至少对于咸鱼来说,是这样的。

此刻他正襟危坐表面上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实则内心紧张的不行。

过了不久他的对面跑来了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而后见了他爽朗一笑道,“少见啊!咸鱼你约我居然没迟到?”

咸鱼用力的吸了口冷饮,冰块在水中相互撞击,然后一拥而上堵塞在吸管管口处,发出极为刺耳的声音。

这让咸鱼更加不安了,男孩诧异的看着他,“咸鱼,你怎么啦?”

咸鱼来回搓着手,支支吾吾的,想说些什么,然后又半路打住说没有什么。

哦。没有什么。

卧槽骗鬼呢这是?!

零知道,自己的手心一定出汗了,他更知道,咸鱼心里一定有什么事,他一直用着小号视奸咸鱼微博,根据前几条以及前前几条的动态来看,咸鱼……这是有喜欢的人了吧。所以……想要和自己的好朋友分享,但又觉得太难为情了所以紧张?

零沉思了几秒钟,大脑内开始疯狂的弹幕刷屏,卧槽是谁是谁是谁到底是谁啊!让流露出紧张神色的人到底是谁?你大爷啊煮熟的鸭子飞的没天理啊啥的一点预兆都没有。

心累,爱过,零面无表情的看着咸鱼,这让本来就很紧张的咸鱼越发紧张起来。

气氛有点不对劲。

咸鱼的一杯冷饮都要见底了,两人之间还是沉默着,咸鱼甚至有些退缩了,他觉得自己今天不应该这样的,讲出来以后,两个人或许连朋友也没的做了。

夏季的空气都带着几丝急躁,蝉鸣透过树枝的缝隙直直的一头撞进耳朵在里面来回震荡。

两个人终于都按耐不住,咸鱼紧张的时候嘴皮会变得很干,这也让他养成了一紧张就会舔嘴皮的习惯,零一直都知道。

咸鱼又舔了舔嘴皮,因为他紧张的缘故,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时有些太用力了,玻璃杯与桌子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零微笑,持续微笑,他已经想跑了。

“零……我……”

有女朋友了,零开始想着一会儿自己要做怎么样的表情,才能是自己看起来并不那么可笑,像个被遗弃的可怜虫。

“喜欢你。”

“……”

这句话像是被放大无数倍,盖过燥人的蝉鸣在心里噼里啪啦的炸开。

咸鱼又露出那副紧张的模样,他在等着我的回复,零这么想。

他喝了一大口冰水,冷静了一下,“我很开心,我是说真的,我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我一开心,就想亲你。”

咸鱼“啊?”了一声,就被零抱住了,“所以…你同意吗?”

“那…就亲呗…”

小声极了,咸鱼的耳尖都红透了,自己究竟再说什么啊。

然后全店的人都听见了“啵”的一声。

“怎么回事?”

周围人都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没啥…只是有一只被亲了的咸鱼。”

老板娘冲零那桌眨了眨眼。

“卧槽???一只被亲了的咸鱼有什么资格做咸鱼?!”



评论
热度(3)
  1. 烦太烦太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挖掘机lover
    (…杀?…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