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微博:烦太Fantai

【叶黄】梦境

ooc真的超级ooc!

私设成山 强行想以花为主题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莫名其妙的地方很多慎入

人的一生会做很多个梦,有令人厌恶恐惧的,也有令人心情愉悦的。

你有没有特别想回忆起一个梦,或者说想再一次的做那一个梦,去经历那些经历过的事,在梦境中去改变它。

黄少天的职业是梦境重建师,根据你破碎的回忆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梦境。

<<<

红色的花绽放于泥土之中,清晨湿漉漉的光线射在上面印出一小片黑影。

叶修在一家花店门口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自己一定要进去的感觉。

这是梦,这是梦,他暗自告诉自己,所以一会儿要是进去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也不要紧张。

这个梦境十分的真实,他有来过的熟悉感,而这个感觉不止是梦。但是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每一天都会做者好像是同一个梦的梦,每天梦里都会路过花店他却从来没有推进去过,又或者他是进去了的但自己忘掉了。

玻璃门折射阳光有些刺眼,叶修走进,门口的木牌上写着今日推荐的花的品种,寓意,和一些其他的东西,末尾还加了个奇怪的小表情。

这家店的老板一定很有活力吧,叶修这么想着推门走了进去。

“欸你来了?”

他看见有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男子走向自己,身前套着围裙,整个人显得十分跳脱,叶修努力的回忆自己印象里是否存在过和这个男人相似的人。

“我次奥老叶说话说话!”那个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拽下围裙坐在椅子上,“说好的看电影吃火锅你昨天居然放我鸽子?我天哪我是看你最近瘫在家里怕你发霉才拉你晚上去看鬼片的你居然放我鸽子?我给你说我觉得不是因为我很想看那个鬼片近期档期只有晚上我一个人不敢看的原因你别瞎猜啊!”

叶修看着这男人气都不带喘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内心默默感叹肺活量惊人,“少……?”

他很熟练的开口想要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可开口蹦出第一个字便卡住了。

少……少什么呢……这不应该是个姓,是名,能够亲昵的直接叫出来应该是关系很好的人吧,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男人见他说话顿住,面色不由得有些凝重,“老叶,你吞吞吐吐的,不会是背着我出轨了吧?”

等等……叶修愣了愣,背着他出轨……什么意思……

他们之间,是恋人关系?

红色的花开始凋落,叶修闻到了微微的血液的味道。

那个男人突然变得有些着急,“坏了老叶,我忘记送花了,走走走快和我一起去,送完再去看电影。”

叶修看着那个男人用精美的包装纸将那朵已经凋谢的花仔仔细细包裹好,“这花开的真艳。”

叶修有些疑惑,明明已经凋谢了,但这是在梦里所以有什么问题也是正常的吧。

“走吧走吧。”那个男人包好以后和叶修走到店门外把门锁好。

他们一起去了广场的中心楼,在第三层有人订花。

电梯里有人看见他说,“哟叶神,和黄少一起来了?”

“你们这一对要不要这么闪啊?”

说话的人他见过,好像是沐沐的朋友。

然后他们送完花一起下楼,往电影院走去,一路上那个男人都在说着什么,他就在一旁听,有时不自觉还会撩他几下,就像一直是这样。

他的内心夹杂着些许不安,就像有什么自己知道的东西要发生了,到了路口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直到一辆货车失控朝他们撞来,他下意识的想推开身旁那个男人,熟悉的动作,好像他做过这样的事。

而那个男人却在那一瞬间笑了一下然后推开他撞上了那辆货车,叶修清楚的看见了他的容颜,“少天?”

两个字终于说出,所有破碎的记忆在此刻连接起来。他忘记了自己喜欢的人。

然后他身边的一切都不见了,面前只有一株红色的花开得正艳。

他揉了揉眼睛,有点想哭。

“叶修先生?”黄少天看见仪器显示面前睡着的人情绪波动的有些厉害,他害怕出现什么意外立即叫醒叶修。

叶修醒来的时候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黄少天见叶修这副摸样,心想,这次也是失败了吧。

他有些郁闷,到底要怎么构建梦境才能激起叶修的记忆呢,毕竟他只会构建梦境,具体的其实在于叶修。

黄少天叹了口气,却听闻叶修在耳旁小声地说了一句,“少天大大一起看鬼片咯?”

他猛地一抬头,叶修坐在沙发上冲着他笑。

FIN

评论
热度(24)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