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微博:烦太Fantai

【叶黄】叶黄咨询舍 贰

◎oocx3

◎文力↓

02

“对了,就是这个,靠靠靠!”黄少天猛的一拍桌子对后面的人吼道。

叶修躺在靠椅上悠闲的看着报纸,两条腿交叠上面放了一张小板子,叶修把报纸搁在板子上下意识想从包里掏支烟出来在细讲,奈何黄少天的眼神不太对,他值得叹口气放弃了这个想法。

“老叶我翻了翻记录,的确和以前有很大出入。”黄少天鼠标轻轻滑动,屏幕上不停有文字信息滚动,速度太快叶修根本就看不清,所以他压根就没费心思去看,反正黄少天翻出来的目的也不是让他去看。

“不同的地方,确实很多啊。”

比如说,早该破产的夏氏集团安稳的度多了困难期,又或者说早该有男朋友的妹妹如今甚至还不认识男朋友。

黄少天摊了摊手,“重生者。”

说实话,这种人是他们最不想管的一类人。

叶黄咨询舍不但是一家名气不知道大不大的咨询舍,而且还负责维护空间秩序,穿越者重生者,或是当地土著突发状况成为开挂人选,这些都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

而他们现在的客户夏离的哥哥就是一个重生者。

黄少天将夏离的资料整理了一下递给叶修,“从这上面看,夏离不应该是这样的女生,原本的那个时空中的夏离火热大胆,在高中就有了以结婚为目的的男朋友,可以眼光不是太好。”

叶修接过扫了几眼,可不是嘛,眼光的确不好,一心爱慕的对象害得自己从天之娇女变成平凡人。

夏氏集团破产,夏离也如愿嫁给了她的男朋友,可婚后幸福却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没有家庭的支撑,唯一的哥哥也不堪忍受巨额债款跳楼自杀了。

而现在,夏离的性格是羞涩内敛的,妈妈改嫁嫁入夏家,自己改姓为夏后就处处受到哥哥的管制。

不可以与其他男孩子讲话,每天要活在他所框定的条款里,这样的生活方式让夏离觉得很累,她又本能的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现在叶修他们有两种做法,一是直接让夏离离开这完成委托,另外则是回收重生者。

在已经知道了重生者身份后,他们只能选择第二种。

让所有事物都按照本来的规律顺序正常发展下去。

03

叶修十分自然的搂着黄少天步入了那个宴会,在旁的侍生对此并没有表露出惊讶的神情。

来这个宴会的人,多多少少都和别人有些什么不能说的隐秘的东西吧。

“哟这位面生啊。”叶修刚一进去就被人拦住,男人近乎痴迷的目光不停掠过黄少天,叶修笑着答道,“外地的,刚被人介绍来。”

男人仍旧盯着黄少天,叶修简单利落的吻上黄少天,而黄少天也十分顺从的顺势环住叶修脖子,两人唾液交换渍渍的声音才让男人转移了目标,“玩的愉快。”他这么说。

“靠靠靠!”待那个男人离开以后黄少天低声骂道。

“啧少天真是有魅力啊。”

黄少天看着叶修那耐人寻味的眼神意味,他现在是十分想非常想冲叶修竖中指,但他不但不能这样做,还得继续和叶修贴着走。

“在那里!”黄少天偏头视意叶修,他不能做的太明显了,刚来这里的新人,还是脸生的,此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他们。

叶修从烟盒里抽出支烟,点上递给黄少天吸了一口,在自己叼着,他拉着黄少天走到角落的沙发上坐在,然后将帘子拉上。

外面的人只见得帘子上黑影在不停晃动,“看来这新人是真的,大家不用多虑,玩的愉快。”

“玩的愉快。”所有人都这么附和着,继续了刚才因为新人到来而停下的动作。

“老叶够了啊。”黄少天累的摊在沙发上,“我滚不动了。”

叶修坐在一旁将烟头丢进烟灰缸里,“应该够了,只要让宴会的主人对我们放下疑心就好。”

黄少天想起什么笑得眼泪水都快出来了,“诶我说,这么短时间里面就没动静了,他们该不会以为你有什么问题吧。”

说着黄少天故意用奇怪的目光扫视叶修。

叶修勾唇笑,“我有没有什么问题,少天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还是说,”叶修的表情很实诚,口吻也很实诚,“你想在这来?”

黄少天随手捡了身后的靠枕丢过去,“滚滚滚!”

这是夏离的哥哥常常出没的地方。

叶修和黄少天需要再次确认他到底是重生者还是因为别人的时间波动改变了整个人生轨迹。






评论
热度(9)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