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微博:烦太Fantai

【叶黄】叶黄咨询舍

ooc x 3

文力↓x3

——

“叶黄咨询舍竭诚为您服务。”

她打开那扇门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的懒洋洋的声音,说不上多好听,就是舒服。

这里应该会是个很可靠的地方吧,她这么想着继续往前走,而后当她再回顾这天的时候,这里依旧是很可靠的地方没错,但从它的名字叫叶黄二字开始,她就应该知道有哪里不对了。

走进去之后,意料之外的,里面和外面一个破样,说好的别有洞天之秘密咨询舍呢!

走了几步她的脚好像碾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咔的声音,由于近视眼的缘故她蹲下身仔细看看脚下的东西,勉勉强强能看清楚上面的x师傅三个字。

她现在十分的及其的怀疑这里真的是朋友说的那个及其厉害的咨询舍,或者说是求助舍吗,但是没有时间了,只能拜托他们了,谁都好,她知道现在的自己像漂在急流中的木板,需要有人拉住她上岸,她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

亟待帮助的人,无助的人。


听到推门的声音时,黄少天立马从桌子上爬起来,顺带摇醒旁边那个靠在椅子上睡着的男人。

“叶黄咨询舍竭诚为您服务。”一句话硬是被叶修说的颓废极了,一点精神劲儿都没有,黄少天趁机理了理皱褶的衣服不禁开始感叹,多年前,他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年啊,跟着叶修就几年就变成了一个不修边幅的……算了。

黄少天抬头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新主顾,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小妹妹还在读高中?”

夏离笑的很腼腆,目光一直聚集在叶修身上,她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明明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懒洋洋的站在一旁,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而后当这个男人直立起身子,正襟危坐时,她又觉得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_

“天呐老叶,难不成现在这年龄段的妹子都好你这口?”黄少天简直难以置信。

叶修扭头睁大眼睛,“少天哥哥,你也不是很喜欢人家嘛~”

听着叶修句尾的一个颤音,黄少天一个哆嗦,虽说这句话也没错但这语调,“老叶吃药了啊。”

叶修神色自如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小妹妹来这有什么事呢?”

夏离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开口,“你们可以帮我离开这个地方吗。”

她看见面前两人静静的看着她,眼神温和,让人十分安心,她又继续道,“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换个新身份,去什么地方都好,只要能离开这。”

叶修略微思考了一下问道,“有什么原因能否说给我们听一下吗?”

夏离闭上眼身体开始颤抖,黄少天见状上去抚摸着她的头顶,“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

她渐渐平息着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现在需要找人倾述,而面前的人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我的哥哥……或者说不是我的亲哥哥……是继父的儿子……”

她缓缓道,有时会无意识的落下眼泪,黄少天则在一旁给她递纸,在适时的时候安抚她。

叶修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穿着打扮都十分讲究,看样子是单报酬不错的生意。

“就是这样了。”原来将所有内心想说的话统统说出来的感觉是这么令人愉悦,夏离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神色突然变得慌张,“时间快到了我得赶快回去,不然他会生气的。”

叶修冲她伸出手,她有些疑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放下去,“这单我们接了。”

黄少天递出一张名片,“我叫黄少天,他叫叶修,请多关照。”

“谢……谢谢!”

黄少天送夏离往外走,“不用担心,我们会帮助你的,”他的脸上是夏离从未见过的让人心生勇气仿若光芒一般的东西在闪耀。

“老叶那人虽然看起来听不靠谱的,但也还算是个蛮靠谱的人,比起我差了点,顺带小妹妹你这审美不对啊,这种颓废大叔怎么能是你的菜呢,我给你说啊他连员工都虐待,我的标餐就是一同方便面和一包榨菜。”

这位姓黄的先生真是一个像太阳的男人,夏离在心中默默下了定论。

就试一下_(:з」∠)_bug肯定多到无以复加_(:з」∠)_大概tbc?

评论(2)
热度(13)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