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微博:烦太Fantai

||鬼·白||今天的牛奶有点甜 01

※ooc注意
※我猜这一定是个短篇你们信不信
※作者渣文笔慎入
※这里尺子
※以上无问题阅读愉快☆

——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没关系的。”

他唇紧贴着白泽的耳垂,“我很开心哦。”

没关系的。

无论什么事,都没关系。

——

“诶恶鬼,我的那件衣服是你丢掉的吧!”

白泽在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以后,终于确定那件衣服已经被丢掉了,而他自己又没有丝毫的印象,所以只能是——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正在餐桌上边翻阅杂志边享用早餐的鬼灯。

鬼灯端起手边的牛奶浅浅的尝了一口,“白猪牛奶太甜了。”

白泽手重重的拍在餐桌上,发出“砰
”的声音在客厅回响,“喂喂喂你不要跳过我的问题。”

“因为上面有很浓的香水味怎么想都是影响你智商的源头出于对你的关心我只能丢掉啊。”鬼灯低下头看杂志,表示对此毫不放在心上。

白泽颤抖着手,“卧槽那件衣服可是抵了我半个月的工资啊魂淡!你他妈说丢就丢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就算你不考虑我的感受,你有考虑过那半个月工资和衣服的感受吗!”

鬼灯关上杂志,起身理了理衣服,“那我上班去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白猪。”

“恩?”

鬼灯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白泽被鬼灯的目光吓的后背冷汗一阵一阵的。

要被发现了吗。

该结束了吧。

本来,就是一个游戏。

“昨天面包里面的辣椒酱。”

“诶?!”

鬼灯一手拍在白泽脑袋上,“你在想什么啊。”

“走了。”

白泽摸着脑袋,“很痛啊!恶鬼!”

然后是关门声。

“呼——以为被发现了呢。”

白泽收拾好餐桌厨房,“牛奶甜了吗,换一种吧明天。”

[不说也没关系的。]

鬼灯撑起伞,雨水啪嗒啪嗒落在伞面上。

[因为我是这么喜欢你。]

他一定也是这样吧。

最近药的剂量明显比以前少了。

鬼灯活动着手指,最近的行动越来越僵硬。

“摄入了大量a2,活动僵硬也没有办法啊。鬼灯,你真的不打算对对你下药的那个人出手?”

“没关系的。”

“啧鬼灯大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良了。”

——

“白泽,最近有好好照我的话做吗?”

“……”电话里熟悉的声音让白泽一下子愣住了。

“白泽这么喜欢我,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要准备收网了哦,白泽桑。”

“明白…”

电话挂掉。

白泽继续收拾着屋内,啊咧,好奇怪啊。

他看着水滴一滴一滴溅在地上,哪来的啊。家里漏水了?恩,鬼灯回来了一定要和他说说。

当他从镜子中看见自己脸颊上的泪痕,终于泣不成声。

好难过啊,怎么会这么难过。

——

“其实我说谎了哦。”

“鬼灯先生人很好。”

“以后和你在一起的人一定会非常幸福。”

“可惜不会是我了。”

“喜欢……鬼灯先生呢。”

从第一次减少药剂之后,白泽就意识到,他已经陷在这个,他为鬼灯编制好的网里。

“意外的,觉得很开心。”

TBC

评论
热度(8)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