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太

嗨这里尺子呀www
一个普通的堆文处*٩(๑´∀`๑)ง*
文力跟不上脑洞.jpg
假如喜欢的话就关注我叭【谁理你啦

【现欧】现充老高的消失(上)

老高的消失

 原作要来刀了【。

这他妈刀刀都往老高肉上戳啊

让我先来刀下欧阳【哼】

我就问问你 凭啥不和男的么么??嗯??

ooc x3

感谢阅读

*** *** ***

       欧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觉周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他依旧睡在那个四人寝室间。

 

      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抬头看着,发现对床现充的床铺不知道被谁换了,花花绿绿的,欧阳甚至可以想出来,现充要是看见了这样的,估计得炸。

 

       他打开电脑玩了几把游戏,肚子很饿,往下探头,却没有看见日常会摆在桌子上的用来给他垫肚子的东西。

 

     “……”,欧阳不习惯的躺回床上,他一瞬间是有些诧异的,他…是不是对于现充给他准备这些东西太理所当然了一点…指不定人家今天太急就忘了呢…

 

       欧阳的眼皮一直在跳,让他心神不灵的。他索性关了电脑,卷着被子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现充喜欢你啊…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在梦里他又隐隐约约的听见这句话。

 

       欧阳不禁感到好笑,这是前几天本子和他说的话,他当时惊讶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嘻嘻哈哈的给现充权当作是笑话说了。

 

    “怎么可能呢,我和老高可是一辈子的好哥们。再说了,谁要和男生谈恋爱啦!我可是要小姐姐的呀。”

 

       欧阳被叫醒还有点懵,他看见了伟哥,看见了主席,然后看见了另外一个人。

 

     “你谁呀,我靠你敢上老高的床,怕不是嫌命长?”

 

       他对床坐着一个毫不相识的人,那个人诧异了指了自己一下,“哥们你还没睡醒呢?我XX啊,老高是谁呀,我们两都对床几年了你怎么还同床异梦呢?”

 

     “去去去,谁和你同床异梦了,万圣节整蛊?愚人节?”欧阳赶紧掏出手机解锁联系老高,照老高这种洁癖性子,不管是不是开玩笑,要是他回来看见这种场景,肯定会疯。

 

      他点开联系列表,却怎么也找不着老高。

 

      我屮艸芔茻?欧阳冷静的思考靠,他怎么也不相信,老高会和自己双删,他又点开寝室的群里,在群里依旧是四个人,但是……。

 

      他点开那个人的个人信息,举起手机问,“你?”

 

      XX点点头,“是我啊……咋了……?你不会醒来一觉真失忆了吧?”

 

     欧阳沉默了半晌,“伟哥主席,你们和老高是在整蛊我吧?”

 

     张伟还在处理文件,歪着脑袋朝后问:“谁?老高?哪号人物啊?”

 

       主席翘着二郎腿不知道在干嘛,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欧阳,你别是睡懵圈了吧。”

 

       欧阳几乎肯定他们就是在整蛊自己,他又去剧社的群里面找老高,发现依旧没这人。

 

       他搜了现充的QQ号,页面显示查询错误。

 

        他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感受着这个世界的违和,XX像是真的和他们共同度过了几年的寝室生活,并不像是中途插进来的人,大家的习惯,寝室的习惯,这个地方根本找不到现充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欧阳怀疑自己身处梦中,可太过真实的场景让他自己否认了这个答案。

 

        所以,有现充在的那几年,才是他的梦吗?不……不可能啊……他一点都没有和XX相处的记忆。

 

        欧阳灵光一闪,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滑动,果然找到了本子的号。

 

      『那个……本子?』

 

       本子那边估计也在玩手机,回的很快。

 

      『欧阳学长?怎么了?』

 

      『老高怎么不在剧社群里啊……』

 

      『……我们剧社里……有这个人吗?』

 

       又来了,欧阳闷闷的关掉聊天窗口。

 

       接下来他几乎询问了每一个认识的人,最后他甚至在学校的教务系统出查了现充的名字和现充的学号,名字直接是查无此人,学号则是对应的XX的名字。

 

       欧阳抓着头发想,我在找什么,现充真的存在过吗。

 

       大家都不知道的人,真的和我一起生活过吗。日间相处的记忆在欧阳的脑海里来回倒带,平日里的小细节在这一瞬间被无限放大。

 

       他开始怀疑自己,真的会有人对我……这么好吗?

 

       直到肚子叫了几声,欧阳才缓过神来,他下床撕了包方便面放在碗里,他下意识的抬头冲那边躺在床上的人问:“老高你给我烧水了吗?”

 

       没人回应。

 

      这种场景的对于宿舍其他人来说,可能会显得略为怪异。

 

       张伟小心翼翼的瞥了眼欧阳,只觉得心里有点发麻,“欧阳……你跟我们说到说到……老高……到底是谁啊?”

 

       XX也跟着附和道:“欧阳你说说呗,你不说我这心里没底,你是不是鬼上身了?”

 

       欧阳自己倒了水,随意找了本杂志压住碗面,“上个屁,也没啥,就是做了个梦,还挺真实的。”

 

       只是,真的是梦吗。

 

       他心不在焉的吸着泡面,被呛着咳嗽了一下,欧阳心里越来越烦躁。他草草解决完泡面,洗漱完又上了床。

 

       “吃鸡吗今晚上?”伟哥突然发问。

 

       “不了吧……我今天有点累了,先睡了。”欧阳回了句,用被子蒙住脸,缩成一团。

 

       主席嘁了一声,“咱们欧阳同学架子这么大啊。”

 

       XX没说话,干笑了几下,似乎想要缓和气氛。

 

       “傻逼”,欧阳说。

 

       寝室的气氛尴尬到极点。

 

       主席脾气也上来了,站起来就大声说:“你他妈玩个游戏就觉得自己牛气的不得了了是不?我告诉你,你这种人出了社会就是要被淘汰的!”

 

       张伟连忙冲过去拉住主席,“别生气别生气,欧阳今天心情不好,口不择言也是正常的嘛,大家都是室友,多多担待点。”

 

       主席又叽里呱啦说了一阵,欧阳却已经无心听了。

 

       他听见对床的XX敲着电脑,一句话没说。

 

       欧阳又想起梦里听的那句话了。

 

       “现充喜欢你啊…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


             TBC


评论
热度(43)

© 烦太 | Powered by LOFTER